哈尔滨市有田公司

新闻资讯 返回新闻资讯

美股泡沫可能会再次破裂

发布时间:2021-01-12       点击数:189

 

  文 | 《巴伦周刊》撰稿人兰德尔·W·福赛思(Randall W. Forsyth)

  编辑 | 郭力群

  这一次的股市热潮和互联网泡沫时代确实有一些不同之处,但收场方式是否会不同于那个时代才是最重要的问题。

  上周进行IPO的几家公司股价飙涨,让人想起“也许这次不一样”这句被认为是投资中最危险的话。

  回想上世纪末的IPO狂潮,当时公众对和互联网有关的一切都充满热情,投资者把新上市公司的股价推高到令人乍舌的水平,而那些公司大都还没有利润和收入,有些公司甚至连实际业务都没有。进入2000年后——还记得我们的世界并没有因为千禧虫而陷入混乱吗?——泡沫破灭了,《巴伦周刊》在当年3月份发表了一篇有关烧钱引发泡沫的文章,文章称,互联网时代的投资者迫不及待地买入了资本市场提供给他们的一切。在回顾当时的数据我们看到,事实证明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在《巴伦周刊》那篇文章发表前一周多时就已经涨到了最高点。

  这一次和上一次的确有一个不同之处,那就是目前股价大涨的新上市公司都是一些创新型公司,它们的业务已经成型,获得了私募投资者的支持,也吸引了大批希望成为股东和客户的人。在这些人的追捧下,DoorDash (DASH)和Airbnb (ABNB)的股价在上市首日交易中分别比各自的IPO价格飙升了86%和113%。

  《巴伦周刊》前专栏作家迈克·桑托利(Mike Santoli)在CNBC上幽默地报道称,投资者被这轮IPO热潮冲昏了头脑,把Airbnb和欧洲大型工业企业ABB (ABB)的交易代码都搞错了,有不少人误买入了后者。这样的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2019年Zoom Video Communications (ZM)上市时,不少人也把交易代码搞错了,误买入了Zoom Technologies (ZTNO)的股票。

  让人回想起互联网泡沫时代的是这次新上市公司的估值。《巴伦周刊》撰稿人安德鲁·巴里(Andrew Bary)在回顾Airbnb上周IPO的文章中引用了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教授、科技公司创办者斯科特·加洛韦(Scott Galloway)的话,加洛韦认为,到2022年底Airbnb的市值将达到1000亿美元。而上周四Airbnb上市后第一个交易日收盘时,市值已经超过了加洛韦的预测,比一周前市场预测上升了三倍。

  另外一个让人回想起1999年的是特斯拉(Tesla, TSLA),标普公司上个月宣布把特斯拉纳入标普500指数以来,该公司股价上涨了50%以上。这让人想起了雅虎(Yahoo!),1999年12月,当时主导搜索引擎市场的雅虎在被纳入纳指之前飙升了64%,几个月后纳指就涨到了最高点。

  《巴伦周刊》撰稿人刘依薇(Evie Liu)近日写道,不管特斯拉的市值水平如何,跟踪标普500指数的指数基金和投资组合都不得不买入其股票。但是,盲目遵循市场给出的市值有悖于指数投资的原则,即在一个有效的市场中,买家和卖家应该对一只证券的价值有合理的评估。“且不说马斯克是否能实现‘自动驾驶’,我们都在向‘自动投资’靠拢,”吉姆·格兰特(Jim Grant)在《格兰特利率观察报》(Grant’s Interest Rate Observer)上写道。

  就算真的是这样,特斯拉的上涨还表明了这样一个问题,即标普500指数并不能代表整个美国股市。举例来说,晨星(Morningstar)的数据显示,截至上周三的一年里,先锋500指数基金(VFIAX)的涨幅明显落后于先锋整体股市指数基金(VTSAX),二者涨幅分别为15.64%和17.8%。过去12个月(截至12月13日),二者涨幅分别为17.41%和19.14%。

  马斯克近日在《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举办的CEO Council年度峰会上称,美国正在“MBA化”,公司过于关注财务状况,他对此提出了批评。而特斯拉自己对金融工程的运用可一点都不生疏,包括上上周宣布的50亿美元的股票增发计划,这是该公司今年第三次通过增发股票融资,融资总额为120亿美元。

  马斯克的批评似乎针对的是那些专门分析特斯拉损益表和资产负债表的人,比如撰写Bond Angle研究报告的维基·布莱恩(Vicki Bryan)。布莱恩写道,特斯拉被纳入标普500指数之前的确连续四个季度实现盈利,但“利润全部来自出售碳排放额度、非现金账户和非经常性项目,这些都不是该公司的核心业务。”

  截至9月30日的四个季度,特斯拉公布的自由现金流为19.3亿美元,而上述项目就占到16亿美元,而且自由现金流金额没有计入1亿美元的太阳能(000591,股吧)设备资本支出和11亿美元通过租赁进行的资本支出。布莱恩得出结论称,把所有这些因素考虑在内,特斯拉的运营实际消耗了8亿多美元的现金。

  布莱恩还指出,特斯拉9月30日公布的现金总额同比增长91.8亿美元,达到145.3亿美元,这是由15亿美元的净借款以及77亿美元的股票及权益等价物的出售带来的。在被纳入指数的效应推动下,兴奋不已的股市为马斯克提供了低成本资金。

  这是这一次和互联网泡沫时代的不同之处,那些承诺会改变我们工作、生活和出行方式的超高速增长的公司似乎有无限量的资金可以用,但这一次热潮的结束方式是否会不同于互联网泡沫时代才是最重要的问题。

  翻译 | 小彩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巴伦。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点赞 189
分享到:


Powered by 哈尔滨市有田公司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 版权所有

top